理性还是感性的去欣赏“抽象画”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