槟州艺术界的两个悲哀年代…?